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盈盈彩 > 唐德宗李适 >

宪宗削藩是什么典故?

归档日期:10-2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唐德宗李适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要害词,探寻干系原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探寻原料”探寻全面题目。

  易书科技是一家以实质筑制、实质创意、实质运营为中心的众界限调和型生长的企业。本着实质精品化及跨界调和生长的理念,竭力于出书(纸质、数字、音频、课程等载体)、影视IP、二维动画、视频等营业。唐后期,正在平定安史之乱的历程中,各方节度使势力大增,各霸一方,造成藩镇割据的事态。各藩镇不但节度使官职父子相传,不经受朝廷指派,况且有时还联兵攻打朝廷,故削藩、裁抑藩镇是当务之急。唐宪宗是个较量有行动的天子,不但竭力于革新内政,况且正在平藩方面众有筑树。

  古代名画唐永贞元年(805),西川节度使韦皋死,支度副使刘辟自为留后,上外要求朝廷封任,不许。以袁滋为西川节度使,以刘辟为给事中,刘辟不受,阻兵自守,袁滋不敢强进,被贬为吉州刺史。十仲春,任刘辟为西川节度副使,知节度事。

  刘辟益骄横,宪宗元和元年(806)仍求兼领三川(西川、东川、山南西道),不得,遂发兵围东川节度使李康,占据梓州(今四川三台,治所东川)。

  宪宗集结群臣商议征伐平蜀之计,众皆认为蜀地艰艰难取。宰相杜黄裳却说:“臣知神策军使高崇文勇略可用,愿陛下专以军事委之,勿置监军,辟必可擒。”遂拜为检校工部尚书,兼御史大夫、充右神策行营节度使,兼统操纵神策、奉天、麟逛诸镇兵征伐刘辟。时朝中上将不少,人人自谓可考取,待诏令出,皆大惊。

  高崇文屯兵长武县,练精兵五千。三月取梓州。四月,以高崇文为东川节度副使,知节度事。蒲月,刘辟正在成都北一百五十里鹿头山(扼西川之要)筑城,连八栅,强犄角之势,屯兵万余,以拒高崇文。不久,崇文破贼于鹿头城下。刘辟将栅移至合东万胜堆,崇文派勇将高霞寓攻之,夺其堆,烧其栅,前后八战皆胜,刘辟军军心晃动。八月,河东将阿跌光颜深远到鹿头西大河之口,以断刘辟军粮道。城中惶恐,于是锦江栅守将李文悦以三千军归顺。鹿头守将仇良辅以城降崇文,俘获刘辟之子、婿。崇文军长驱直指成都,所向溃散。攻成都,刘辟大惧,率守军数十骑西走吐蕃。崇文派高霞寓等将迫切,刘辟山穷水尽,遂自投岷江,被擒,押至京师,强诛。崇文军入成都,军令庄重,耕市不惊。至此,一境皆平。授高崇文检校司空,兼成都尹,充剑南西川节度使;晚辈封南平郡王。

  唐宪宗元和七年(812)八月,魏博节度使田季安死。原田季安属员牙内戎马使田兴有勇有谋、知书达理,每每规谏田季安的不轨动作,田季安欲杀之,先出为临清镇将,田兴佯得风瘅,才得免。田季安死后,夫人谋诸将,立其子怀谏为副大使。怀谏年仅十一岁,军政大事决于家僮蒋士则,一向以局部爱憎移易诸将,惹起军中担心。

  宪宗与宰相议魏博事,李吉甫请兴兵征伐,李绛则以为不必用兵,当可待其自归:“今怀谏乳臭子,不行自以断,军政大权,必有所归……故臣认为不必用兵,可坐待魏博之自归也。”!

  一日,田兴早上入府,数千士卒围住田兴,拜请他为留后。田兴惊倒正在地,人人仍不散,田兴只好说:“你们肯听我的话吗?”众应:“诺。”田兴曰:“吾欲守皇帝法,以六州政籍请吏,勿犯副大使,可乎?”众曰:“诺。”遂杀蒋士则十数人,移怀谏于外,后送往京师,宪宗封其为右监门卫将军。

  朝廷闻魏博变乱,李绛力劝宪宗“即降白麻除兴节度使”,宪宗从之,加田兴银青光禄大夫、检校工部尚书、魏博节度使、沂邦公等,并赐名弘正。田兴感恩流涕,士卒莫不欢欣。

  李绛又对宪宗说:“魏博五十余年不沾皇化,一朝举六州之地来归,刳河朔之腹心,倾兵变之巢穴,不有重赏过其所望,则无以慰士卒之心,使四邻劝慕,请发内库钱百五十万缗以赐之。”寺人驳倒,宪宗曰:“朕因而恶衣菲食,蓄聚货财,正为欲平定四方,否则,待贮之府库何为!”十一月,派中书舍人裴度到魏博宣谕,赐魏博全军赏钱一百五十万缗,六州子民给复一年。军士受赐,欢声雷动,田兴请裴度遍至所部州界,告示朝令,魏人郊迎感悦。

  自弘正归朝,幽、恒、郓、蔡各州屡遣说客,众方诱阻,而弘正永远不听。弘正于府舍起书楼,集书万卷,政事之余,与来宾讲古论今,后有《沂公史例》十卷留世,为弘正来宾所著。宪宗平蜀,魏博归朝后,大大推动了宪宗削藩的决心和定夺,开端征伐吴元济。

  唐德宗年间,淮西将陈仙奇鸩杀节度使李希烈,夺其位,后戎马使吴少诚又杀陈仙奇,自为留后,贞元五年(789)进拜节度使。

  贞元十五年(799),吴少诚兵袭唐州,杀监军,掠子民,又进围徐州,再掠西华。德宗诏削吴少诚官爵,令诸道进军讨之。因统帅无勇无谋,寺人监军专进退,以致官军节节败退。十月,吴少诚引兵回蔡州(今河南汝南),上外赔礼。德宗召大臣商量,宰相贾耽日:“五楼军退,而少诚卷甲不追,有改过道。”遂下诏罢兵、赦吴少诚,官规复职。顺宗登位后,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检校司空,徙封濮阳郡王。

  宪宗元和四年(809),吴少诚死,部将吴少阳杀少诚子元庆,自为留后。朝廷因河朔用兵无力征伐吴少阳,只好任之为淮西留后,元和六年(811)认为节度使。吴少阳阴聚戎马,时常外出强抢,不肯朝顺宗,然而却屡献牧马以自解,帝亦因善之。及死,其子吴元济匿外不报,自为留后,并随处焚掠:屠舞阳(今河南舞阳西北),焚叶县(今叶县西北),掠鲁山、襄城(今均属河南)。十月,朝廷任用山南东道节度使苛绶为申、光、蔡讲和使,督诸道兵招讨吴元济。

  元和十年(815)正月,吴元济纵兵侵掠,逼东都。诏令宣武韩弘等十六道进军讨之,输赢互睹。三月,吴元济遣使求救于平卢、承德。平卢李师道、成德王承宗数次上外,请赦吴元济,宪宗不许。李师道发兵二千,声言助官军,实助元济。有流亡少年为李师道献计说:“河阴者,江、淮委输,河南、帝都,请烘河阴敌库,募洛壮士劫宫阙,即朝廷救腹心疾,此解蔡一奇也。”李师道遂遣人烧河阴转运院钱三十余万缗、谷三万余斛、仓百余区。六月,又使人刺杀宰相武元衡,中丞裴度受伤。京师戒苛,思疑王承宗所为,诏数其罪责,绝其贡赋。宪宗以裴度为宰相,僵持征伐淮西。因苛绶讨吴元济无功,改以韩弘为淮西诸军都统。十月,以右羽林上将军高霞寓为唐、随、邓节度使,专攻吴元济;以户部侍郎李逊为襄、复、郢、均、房节度使,调五地钱粮充为讨吴军饷。高霞寓讨吴,正在文城栅(今河南遂平西南)大北,朝臣众看法罢兵,宪宗曰:“输赢兵家之常,……岂得以一将战败,遽议罢兵邪!”遂贬高霞寓及李逊,以河南尹刘权为山南东道节度使。不久,李光颜等攻吴元济,拔陵云栅等六栅。

  元和十二年(817),李愬到唐州,睹士兵众畏战,遂说:“皇帝知恝柔懦,能忍耻,故使来拊循尔曹。至于战攻向上,非吾事也。”人人宽心。李愬珍视士卒,伤病者众恤之。淮西闻之,遂渐轻敌,不为备也。仲春,李思谋取蔡州,诏以昭义、河中、鹿坊步骑两千充用。李愬派十将(军中小校)马少良率十余骑外出梭巡,恰遇吴元济捉走虞侯丁士良,擒之。丁士良常来侵扰,众皆欲刳其心,而士良毫无惧色,李恕敬爱,遂释其缚,丁士良吐露愿效死命。丁士良对李愬说:“吴秀琳以数千兵弗成破者,陈光洽为之谋也。我能为公取之。”不久,丁士良果擒陈光洽。于是吴秀琳以文城栅降。

  时淮西兵缺粮,子民更无食,采菱芡、鱼鳖、鸟兽食之。为活命,相率投奔官兵者达五千余户。宪宗置行县管制。

  李与吴秀琳计议讨蔡州事,秀琳说:“必破贼,非李祐无与告成者。”李思设下窜伏,公然擒获李祐,待之以礼。又重用秀琳部将李宪,改名李忠义,常与二人商议至夜半。军中众谏此二人弗成近,思待以益厚。将吏类似哀求杀李祐,李思只好将之械送朝中,上外极言李祐对取蔡州的首要影响。宪宗诏释李祐,李思乃用为六院戎马使,统率三千随、唐牙兵(卫队)。

  当时,李光颜数战皆胜,吴元济将军力纠集于洄曲抗拒光颜,李韦占提倡顺便突袭蔡州。李愬就教前来淮西督师的宰相裴度,裴度亦以为这是出奇制胜之道,可行。李思命李韦占、李忠义以三千死士为先驱,自与监军将三千人工中军,再令三千人殿后,戎行东行六十里。袭张柴村,留后镇守,以绝吴元济后道。天降大雪,昏天黑地,凉风扯裂旗帜,人马冻死道上十之一二,李思又号令东行,众将问去那儿,李愬曰:“入蔡州取吴元济!”皆大惊失色,监军使者泣曰:“果落祐计。”夜半,行七十里,至蔡州城下,近城有鹅鸭池,李思令人击之,声四起,以隐蔽行军声。四饱,李愬军至城下,无一人知道。李祐、李忠义砍城墙为坎登城,尽杀守门卒而留击柝者(击柝人),仿照击柝。破晓,雪止,李思军已进到吴元济外宅。有人告诉:“城陷矣!”吴元济不坚信,说:“是涸曲后辈来索褚衣尔。”李愬遂擒吴元济,械送京师问斩。余众二万余人接踵倒戈,淮西平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eccomundo.com/tangdezonglishi/13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