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盈盈彩 > 唐顺宗李涌 >

《东观奏记》唐]裴庭裕

归档日期:09-2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唐顺宗李涌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/?~!@#¥……&*()——{}【】‘;:”“。,、?]); var rs = ; for (var i = 0; i。

  《《东观奏记东观奏记》》唐唐] ]裴庭裕裴庭裕东观奏记 [唐]裴庭裕东观奏记 [唐]裴庭裕裴庭裕(一作廷裕,或误作延裕)字膺余,河东闻喜(今山西闻喜县)人。生卒年代不详,大约生于晚唐武宗会昌(841-846) 、宣宗大中(847-859)之际。僖宗大顺中(890-891) ,官至右补阙,兼史馆修撰。就正在这时,他参预了修撰宣宗实录的管事。昭宗时翰林学士,守尚书封郎中,知制诰,迁左散骑常侍。唐末五代初,因事贬官湖南,卒于贬所。据序称, 《东观奏记》系作家与吏部侍郎柳玭、左拾遗孙泰、驾部员外郎李允、太常博士郑光庭等人授命修撰《宣宗实录》时,深感自宣宗往后四十年, 「中邦大乱,日历与起居注,不存一字」 ,于是,他「自为儿时,已众追念,谨采宣宗朝耳闻目击,撰成三卷,非编年之史,未敢闻于县官,且奏记于监邦史晋邦公(杜让能)藏之于阁,以备议论。 」是书编撰于唐昭宗大顺二年(891)仲春,并于景福元年(892)上奏丞相杜让能。因为此书是为修撰实录作打算,是以撰作立场正经不苟,实质也众属朝政大事或宫廷秘闻,史料价钱颇高。所记如宰相马植与神策中尉马原贽交通事,已为两《唐书》所采用。如宣宗命萧邺为相,遣枢密使询查是否留其史职,宣宗惧有朋党,遽换崔慎为相,亦为《资治通鉴》所取而稍作化妆,反不这样书讲得理会。书中尚有响应宣宗个体品德者,有响应大臣排挤者,有响应朝章轨制者,相合执政人物李德裕、白敏中、令狐绹、崔铉、李钰、韦澳、崔罕、杜琮的事迹,更可补正史中列传材料之亏空。 《东观奏记》现存的版本较众,计有《说郛》 《宛委山堂》本、《百川学海》本、 《唐宋丛书》本、 《小石山房丛书》本、 《粤雅堂丛书续集》本、 《藕香零拾》本、 《札记小说大观》本及清乾隆吴翌凤手手本等。 (以上按黄永年之《唐史史料学》及田廷柱之《东观奏记》点校注脚)是次录文,据田廷柱校点之《东观奏记》 (中华书局,1994 年) 。该书是以缪荃孙《藕香零拾》本为原本,校以吴翌凤手本、 《粤雅堂丛书续集》本、宛本《说郛》及《小石山房丛书》本,正在校勘中,参酌吸取了缪荃孙的校勘效果。 目次东观奏记序 上卷 中卷 下卷 缪荃孙跋 东观奏记序圣文睿德光武弘孝天子自寿邸登基,二年,监修邦史、丞相、晋邦公杜让能以宣宗、懿宗、僖宗三朝实录未修,岁月渐远,虑圣绩湮坠,乃奏上,选中朝鸿儒硕学之士十五人,分修三圣实录。以吏部侍郎柳玭、右补阙裴庭裕、左拾遗孙泰、驾部员外郎李胤、太常博士郑光庭专修《宣宗实录》 。庭裕奉诏之日,惕不敢易,思摭实无隐,以成一朝之书。踰岁,条例竟未立。邦朝故事,以左、右史修起居注,逐季送史舘,史舘别设修撰官。起居注外,又置日历。至修实录之日,守信于日历、起居注,参而成之。伏自宣宗天子宫车晏驾,垂四十载,中邦大乱,日历与起居注不存一字,致儒学之士停笔未就。非官旷职,无凭起凡例也。庭裕自为儿时,已众追念,谨采宣宗朝线人闻睹,撰成三卷。非编年之史,未敢闻于县官,且奏记于监邦史晋邦公,藏之于阁,以备议论。上卷孝明郑太后,润州人也,本姓朱氏。李锜据浙西反,相者言于锜曰:「朱氏有奇相,当生皇帝。 」锜取致于家。锜既死,后入掖庭,为郭太后侍儿。宪宗天子爱而幸之,生宣宗天子,为母天地十四年。懿宗登基,尊为太皇太后。又七年,崩。以郭太后配享,出祭别庙。上性至孝,奉郑太后供养,不居别宫,只于大明宫早晚侍奉。亲舅郑光,登基之初,蝉联平卢、河中两镇节度使。大中七年,自河中来朝,上因与光商较政理,光素不晓文字,对上语时有质俚。即命宰臣别选河中节度使,留光奉朝谒。后或以光生存为忧,即厚赐金帛,不复更委方面。 宪宗天子晏驾之夕,上虽小,颇记其事,追恨光陵商臣之酷。登基后,诛除无漏网者。时郭太后无恙,以上英察孝果,且怀惭惧。时居兴庆宫,一日,与二侍儿同升勤政楼,依衡而望,便欲殒于楼下,欲成上过。把握急持之,即闻于上,上大怒。其夕,太后暴崩,上志也。 懿宗郭太后既崩,丧服许如故事。礼院检讨官王皞抗疏,请后合葬景陵,配享宪宗庙室。疏既入,上大怒。宰臣白敏中召皞诘其事,皞曰:「郭太后是宪宗春宫时元妃,汾阳天孙,迨事顺宗为新妇。宪宗厌代之夜,事出暗昧,母天地历五朝,不行够暗昧之事黜合配之礼!」敏中怒甚,皞声益厉。宰臣将会食,周墀驻敏中厅门以俟同食。敏中传语墀:「正为一文人恼乱,但乞先之。 」墀就敏中厅问其事,皞益不挠。墀额手称庆于皞,赏其孤直。明天,皞贬润州句容令,墀亦免相。大中十三年秋八月,上崩,宰臣令狐绹为山陵礼节使,奏皞为判官。皞又拜章论懿安合配享宪宗,始升袝焉。 上延英听政,问宰臣白敏中曰:「宪宗迁座景陵,龙輴行次,忽值风雨,六宫、百官尽避去,惟有一山陵使,胡而长,攀灵驾不动。其人姓氏为谁?为我言之。 」敏中奏景陵山陵使令狐楚。上曰:「有儿否?」敏中奏宗子绪,睹任随州刺史。上曰:「可任宰相否?」敏中曰:「绪小患风痹,不任大用;次子绹,睹任湖州刺史,有台辅之器。 」上曰:「追来。 」明天,授考功郎中、知制诰。到阙,召充翰林学士。间岁,遂立为相。时人咸叹敏中亮直无隐,不掩人于上。 上因读《元和实录》 ,睹故江西窥察使韦丹政事卓异,问宰臣孰为丹后。宰臣周墀奏:「臣近任江西窥察使,睹丹行事,余风遗爱,至今正在人。其子宙,睹任河阳窥察判官。 」上曰:「速与好官。 」持宪者闻之,奏为侍御史。 加赠故楚州刺史、尚书工部侍郎李德脩礼部尚书。德脩,宪宗朝宰相吉甫宗子也。古甫薨,太常谥曰简。度支郎中张仲方以宪宗好用兵,吉甫居辅弼之任,不得谓之「简」 。仲方贬遂州司马。宝历中,仲方徵谏议大夫,德脩不欲同立朝[10],连牧舒、湖、楚三州。时吉甫少子德裕任荆南节度使、检校司徒、平章事。上登基普恩,德裕当追赠祖父,乞回赠其兄,故有是命。 白敏中守司空、兼门下侍郎,充邠宁行营都统,讨南山、平夏党项。发日,以禁军三百人从。敏中上论,请以裴度讨淮西故事,开张择廷臣,不阻大吏。上允之,乃以左谏议大夫孙商为左庶子、行军司马,驾部郎中,知制诰蒋(名与庭裕私讳同)为右庶子、节度副使,驾部员外李荀为节度判官,户部员外李玄为都统掌记,将军冉昈、陈君从为左、右都虞候。 上亲妹安平公主下嫁驸马都尉刘异,上命宰臣与一方面,中书拟平卢节度使。上谓曰:「朕只要一妹,时欲相睹,淄青去京敻远,卿别思之。 」宰臣乃奏邠宁控制,近于平卢。仍许安平公主岁时乘传入京。 刘异将赴镇,安平入辞,以异姬人从。安平把握皆宫人,上尽记之,忽睹别姬,问安平曰:「此谁也?」安平曰:「刘郎音声人。」 (俗呼这样。 )上悦安平不妬,喜形于色,顾把握曰:「便与作主人。 」不令与宫娃同处。上之鉴别防闲,纤微不遗这样。 万寿公主,上女,疼爱独异。将下嫁,命择郎婿。郑颢,相门子,首科考中,声名籍甚,时婚卢氏。宰臣白敏中奏选尚主,颢衔之,上未尝言。大中五年,敏中免相,为邠宁都统。行有日,奏上曰:「顷者,陛下爱女下嫁贵臣,郎婿郑颢赴婚楚州,会有日。行次郑州,臣堂帖追回,上副圣念。颢不乐邦婚,衔臣入骨髓。臣且正在中书,颢无如臣何;一去玉阶,必媒孽臣短,死无种矣!」上曰:「朕知此事久,卿何言之晚耶?」因命把握便殿中取一柽木小函子来,扃锁甚固。谓敏中曰:「此尽郑郎说卿文字,便以赐卿。若听颢言,不任卿这样矣!」敏中归启,益感上聪察宏恕,常置函子于佛前,焚香谢谢。大中十二年,敏中任荆南节度使。暇日,与挺进士陈锴销忧阁静话,追感上恩,泣话此事,尽以示锴。 杜悰通贵日久,门下有方士李(失名) ,悰待之厚。悰任西川节度使,马植罢黔中赴阙,至西川,方士一睹,谓悰曰:「受相公恩,久思有用答,今有所报矣!黔中马中丞,极端人也,相公当厚遇之。」悰未之信。方士一日密于悰曰:「相公将有甚祸,非马中丞不行救!」悰始惊信。发日,厚币赠之,仍令邸吏为植于都下买宅,生生之计完好焉。植至阙,方知感悰,不知其旨。寻除光禄卿,报状至蜀,悰谓方士曰:「朱紫至阙,作光禄卿矣!」方士曰:「姑待之。 」稍进大理卿,又迁刑部侍郎,充诸道盐铁使,悰始惊忧;俄而作相。懿宗皇太后崩后,悰,懿安子婿也,忽一日,内牓子检责宰相元载故事。植谕旨,明天延英上前万端搭救。植素辨博,能回上意,事遂中寝。 武宗朝任宰相李德裕,德裕虽丞相子,文学过人,性孤峭,疾朋党如仇讐,挤牛僧孺、李宗闵、崔珙于岭南。杨嗣复、贞穆李公珏(庭裕亲外叔祖。 )以会昌初册立事,亦七年岭外。上登基之后,岭外五好像日迁北。以吏部尚书李珏为检校尚书右仆射,充淮南节度使。珏字待价,赵郡赞皇人。早孤,居淮阴,事母以孝闻。弱冠,徒步□□□□□□举明经。李绛为华州刺史,一睹谓之曰:「日角珠庭,极端人也,当掇进士科。明经碌碌,非子起家之道。 」一举不第,应进士。许孟容为宗伯,擢居上第。释褐,署乌重胤三城推官,调进书判上等,授渭南县尉,迁右拾遗,左迁下邽令。丁母忧,庐居三年不入室。免丧,诸侯羔雁四府齐至门,皆不就。牛僧孺为武昌节度使,奏章先达银台,授殿中侍御史、内供奉、武昌掌书记。徵归御史府。韦处厚秉政,一睹乐曰:「清庙器,岂击搏材乎?」擢拜礼部员外,改吏部员外。李宗闵为相,以品流程式为己任,擢掌书命,改司勋员外、库部郎中。文宗召充翰林学士。珏格调端肃,属词敏赡,恩倾有时。累迁户部侍郎承旨,许立相者屡矣。郑注以药术为侍讲学士,李训自流人召入内廷,珏未尝私焉。训、注交谮,贬江州刺史。未几,训为相,制假甘露,谋上把握,与王涯等十一人赤族伏诛,人方服珏守正之佑。徵为户部侍郎,与杨嗣复同日命相。上虽求理心切,终优逛不休。同秉政者陈夷行、郑覃请经术孤立者进用,珏与嗣复论地胄词采者居先。每延英议政,率相抵触,竟无成政,但寄颊舌罢了。文宗将晏驾,以犹子陈王成美当璧为讬。筑桓立顺,事由两军。潁王登基,贬昭州刺史。上登基,累迁河阳三城节度使、吏部尚书。至是,崔郸薨于淮南,辍之。抚理凡三载,薨;谥贞穆。 上临御天地,得君人法。每宰臣延英奏事,唤上阶后,把握前后无一人立,才处分,宸威弗成仰视。奏事下三四刻,龙颜忽怡然,谓宰臣曰:「能够闲话矣。 」自是,询家园闲事,话宫中燕乐,无所不至矣。一刻已来,宸威复整肃,是将还宫也,必有戒励之言。每谓宰臣:「长忧卿负朕,挠法,后不得相睹!」胸襟这样。赵邦公令狐绹每谓人曰:「十年持政柄,每延英奏对,虽穷冬甚寒,亦汗流洽背。 」 李廓为武宁节度使,不睬。右补阙郑鲁上疏曰:「臣恐新麦未登,徐师必乱。乞速命良将,救此一方。 」上未之省也。麦熟而徐师乱,上感鲁言,即擢为起居舍人。 吏部侍郎孔温业白执政,求外任。丞相白敏中曰:「我辈亦须自检核,孔吏部不肯居朝矣!」至理之世,丞相畏人也这样。 上微行至德观,女羽士有盛服冶容者,赫怒,亟归宫。立宣左街善事使宋叔康,令尽逐去,别选男羽士二十人当家,以清其观。 大将下令狐绹为相,夜半幸含春亭召对,尽腊烛一炬,方许归学士院,乃赐金莲花烛一作炬送之。院吏忽睹,惊报院中曰:「驾来!」俄而赵公至。吏谓赵公曰:「金莲花乃引驾烛,学士用之,莫折事否?」片晌而闻傅说之命。 侍御使冯缄与三院退朝入台,道遇集贤校理杨收,不为之却。缄为朝长(台中故事,三院退朝入台,一人谓之朝长。 )拉收仆台中笞之。集贤大学士马植奏论:「玄宗开元中,幸丽正殿赐酒,大学士张说、学士副知院事徐坚已下十八人,不知先举酒者。说言:『学士以德行相先,非具员吏。 』遂十八爵齐举。今冯缄笞收仆者,是笞植仆隶寻常,乞黜之!」御史中丞令狐绹又引故事论救之;上两释之。始着令:三舘学士不避行台。 李丕以边城从事奏事,上召至案前问系绪,丕奏系属皇枝。上曰:「师臣已有一李丕,朕不欲九庙子孙与之同名。 」良久,以手画案曰:「丕字出下,平字也。卿宜更名『平』 。 」舞蹈而谢。平后到底邠宁节度使。 武宗好永生久视之术,于大明宫筑望仙台,势侵天汉。上始登基,斥羽士赵归真,杖杀之,罢望仙台。大中八年,复命葺之。右补阙陈嘏已下抗疏论其事,立罢修制,以其院为文思院。上英睿妙理,尤善于纳谏,从之如转丸。李璲除岭南节度使,间一日,已掷中使颁旄节,给事中萧仿封还诏书。上正听乐,不暇别召中使,谓优人曰:「汝可就李璲宅却唤使来。 」旄节及璲门而反。刘潼自郑州刺史除桂州窥察使,右谏议大夫郑裔绰疏言弗成。中使至郑,颁告已数。

  亲,很内疚,此页已赶过免费预览限度啦!您可免得费下载此资源,请下载查看!

本文链接:http://eccomundo.com/tangshunzongliyong/947.html